袁彌昌:飄風不終朝──特朗普與香港風波的異常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