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人為什麼有強烈危機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