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院前常任法官列顯倫:獨立調查無助解決深層次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