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介明:教育可以均等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