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人士是否真的支持發展棕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