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紹光、鄭永年:西方應以開放思維重新思考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