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文藝評論,藝術只會流於平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