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端政治如何為西方帶來危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