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卓偉:當權者執迷不悔 社會傷口變得更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