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靜:一個國家應該尊重這樣的靈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