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沛理:香港媒體法界教育之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