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法與大陸法如何看待立法原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