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的歷史觀對香港有什麼啓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