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交諮會六年的經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