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真的是「有教無類」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