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價值觀,狹隘到不可思議的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