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樣明德?如何格物?——與建制派校友商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