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12·3事件想到政治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