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曾俊華現象看中間路線生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