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新公共管理」看《施政報告》的不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