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炳良:如何走出深層次管治危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