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五常:中國人很聰明,但被教條主義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