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翼主義與國族主義真的水火不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