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們只盯着學生是否獲獎,是否考上大學,這是教育的悲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