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他筆下,沒有叱吒風雲的領袖,只有顛沛流離的難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