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家並非只是資產階級的代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