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國平:重讀《鼠疫》有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