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大樂:社會惰性太強 香港模式不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