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如何在退步中自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