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度與結構使中國有較高的金融臨界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