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以人心不「回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