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民營企業需要什麼樣的結構改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