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旦知道任何人、事背後都有一面玻璃,我們就自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