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密爾頓》:莎士比亞式的當代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