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局

所有文章

青年人在是次運動中有帶頭的角色。(亞新社圖片)
中華智慧與人生管理 | 彭泓基 | 14年11月13日
這次的民主運動,是數十年來對香港社會的另一次大衝擊。青年人本着崇高的理想、勇毅的精神,揭露了多年來累積的社會矛盾與危機,喚醒人們的冷漠與因循、官僚與僵化,促使港人深自檢討,嚴肅反思,這是一個難得的改革契機。
中共擁有8000多萬黨員,是群眾性政黨,但脫離社會的現象愈來愈嚴重。 (亞新社圖片)
剖析政治 | 鄭永年 | 14年11月12日
改革開放以來,經濟建設替代了階級鬥爭,因為社會難以承受不間斷的群眾運動,階級鬥爭產生不了執政黨所需要的政治合法性資源。不過,在經濟建設過程中,群眾路線在共產黨的政治生活中,愈來愈邊緣化了,結果造成了執政黨愈來愈官僚化。至少體現在三個方面:第一,組織和官員的高度等級化;第二,政黨行政化;第三,最為嚴重的結果是,執政黨與社會嚴重脫節。
不少港人不惜以身試法爭取民主。 (亞新社圖片)
中華智慧與人生管理 | 彭泓基 | 14年11月12日
香港現在的政制,是一個不倫不類的畸形制度,完全不符合許多民主制度行之有效運作的模式。當人民對政府官員不滿意,根本沒有反駁和撤換的機制,因為有佔大多數議席的建制派非理性地護航。由此怨氣日深,經過多年積累,遂醞釀出今日佔中的浪潮。其背後真正的動機,是反對這無理的機制與無能的政府。
梁錦松深入剖析全球宏觀趨勢。(青少年發展企業聯盟提供)
名家演講錄 | 本社編輯部 | 14年11月11日
貧富懸殊加劇,年輕人(特別是低技術工人)機會愈來愈少,然後就會出現社會上、政治上的不穩。我預期全球各地政府將傾向實行財富再分配政策。這方面而言,我們應該照顧運氣欠佳的人,但如果我們過分向再分配傾斜,毫不思考創富良方,我會問:「沒有財富創造,那來再分配呢?」所以搞政治的人,必須懂得講一套,做一套,在向民眾說項的同時,絕不可以忘記創富。
「一國兩制」在香港實施17年多, 但問題遠比想像的多,香港和內地必須重新認識當前境況。(網上圖片)
獨家評論 | 零傳媒 | 14年11月10日
佔中揭示出香港及內地缺乏相互了解,遑論能有互信;佔中最終如何收場,則端賴中央對香港局勢實事求是的判斷,以及港人腳踏實地去認識北京。畢竟,「一國兩制」是需要雙方努力的。
1989年11月9日,柏林牆倒塌。(網上圖片)
眼底天下 | 紀恪 | 14年11月09日
柏林牆是當時東德政府在莫斯科指使和支持下,於1961年8月構築分隔東柏林和西柏林的隔離設施,所謂「反法西斯防衛牆」。東、西柏林和東、西德那樣,乃二戰產物,二戰後德國一分為二,東德屬東方,西德屬西方。然而柏林地處東德境內,因其原是德國首都(自1871年)的重要性,也被瓜分為二,1948年東柏林歸東德,仍為其首都;西柏林為美、英、法三國管制,不屬西德,儼然一孤島,但與西德關係密切,對東柏林以至東德民眾則是通往西德以至西方世界的跳板。因為如此,西柏林一直成為蘇美掌控的東西方兩大集團爭鬥的焦點。
香港民眾認為,特首及其高級同僚未能維護和推進香港的地方利益。(亞新社圖片)
兩極之間 | 丁學良 | 14年11月08日
教育程度高的、愈是年輕的,就愈是要求此一積極權利,這就是公民權的核心要素。這些群體得出這個結論,是對基本人權在香港實施了二十多年的不滿足——僅僅有基本人權還無法保障他們愈來愈高的要求,他們不能僅僅停留在人身安全、生存溫飽這類「保本」的水平上,他們要做特區政府的主人。
香港的社會運動如今目不暇接,此起彼伏,相信此後仍會出現更多更大型的社會運動。(亞新社圖片)
兩極之間 | 丁學良 | 14年11月07日
經過多年的細心觀察,會發現表象之下深藏着一條主動脈——香港最近二、三十年來的社會運動,其主要訴求愈來愈是從人權走向公民權(citizenship)。如果對這個主流走勢缺乏理解,就談不上實際有效的政策回應。
馬時亨認為,祖國發展如日方中,香港若與中國經濟隔絕,互不往來,那是一件愚蠢的事。 (灼見名家圖片)
名家演講錄 | 本社編輯部 | 14年11月06日
馬時亨:「我想見到我們更有效地背靠祖國。其實祖國發展如日方中,全世界都去中國尋找商機,所以如果我們本身是中國一部分,卻與中國經濟隔絕,互不往來,其實是一件很愚蠢的事。但話說回頭,背靠不等同於依賴,所以我們要將經濟多元發展。」
不少學者認為,隨着中國於國際舞台崛起,必會重塑周邊地緣政治利益。 (亞新社圖片)
剖析政治 | 鄭永年 | 14年11月06日
民族問題不會因為民主政治的出現而消失。民主意識永遠替代不了民族意識。美國在經歷了上世紀六、七十年代的種族問題之後,人們過分樂觀地以為種族融合了,種族問題解決了,於是出現了美國是種族「大熔爐」的民族理論。但這一次弗格森槍擊事件,再次說明了表面上的種族融合是如何脆弱。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