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局

所有文章

9月28日,香港警方施放催淚彈驅逐示威者。 (亞新社圖片)
品味歷史 | 黃賢 | 14年10月08日
學生上街已進入第二星期,令人揪心;不管支持還是不支持他/她們的行動,都難免「阿媽上身」,替他們擔心。品味過歷史,還有多一重顧慮:「處心積慮 成於殺也。」此指控是中華文化對任何掌權者,上至帝王將相,下到官宦權貴,最嚴勵的道德譴責。
圖片故事 | 本社編輯部 | 14年10月07日
佔中進入第九天,政府與學聯對話的籌備會議初步達成共識。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副局長劉江華昨晚與學聯代表舉行第二次籌備會議,會後雙方同意在平等基礎上展開多輪對話,並會貫徹落實對話取得共識的事項。緩和的氣氛同時反映在維港另一面的彌敦道上,現場所見,警察布防嚴密,日前傳出黑道出沒旺角街頭的情況相對得到控制,警方與集會人士亦沒有明顯衝突。集會人士為免過分影響小商戶生活,更自發支持街坊小店。不過,國際信用評級機構穆迪指出,若示威持續或出現暴力情況,將對本港評級帶來負面影響。香港經濟受佔中影響的程度,相信仍要視乎下周學聯與政府展開對話的成果。
罷課學生和平有禮、秩序井然的靜坐,通過電子媒體震撼神州大地,甚至歐美每一個角落。(亞新社圖片)
灼見來論 | 編輯精選 | 14年10月07日
老幼扶攜聲泣絕,淚依香港壯歌飄——您們做得夠了,回家休息吧,路漫漫其脩遠兮,香港民主的康莊大路還需要您們繼續開墾下去!
有了平台,就沒有了學潮,就沒有了工潮,就沒有了動亂。 <br/>(亞新社圖片)
義不容辭 | 盧麒元 | 14年10月07日
鬧學潮,就是爭平台,爭一個溝通的平台。或問,自由之都,不是有絕對言論自由嗎?你錯了!每一個平台,都有主人,都有立場,都有目的,都不屬於平民。既被剝削者,能有錢來搞平台嗎?即便是有幾個左翼知識分子願意為人民服務,他們能不被封殺嗎?平台,哪裏會有?如果有了,誰還會上街?
過去30年,隨着社經矛盾日形惡化,意見分歧與利益衝突相繼趨於嚴重。<br/>(亞新社圖片)
中港政經評論 | 王于漸 | 14年10月07日
在政改問題上持溫和中間立場者,大都傾向支持第三種論說。不過,這派論者日益發現自處於泛民死硬派與建制派的政改主張夾縫中,他們既不擁護「自下而上」的政改方式,亦寄望未來民主政制能在毋須與中央對抗的情況下有所發展。他們相信「一國兩制」只有在雙方互諒互讓的基礎上方能實現。
佔中運動已超過一星期,集會人士雖有減退的跡象,<br/>但還有一部分不願撤離。 (亞新社圖片)
歐洲看世界 | 關愚謙 | 14年10月06日
最近香港的爭民主鬧事,愈演愈烈,還聽說香港學聯要求政府回應民眾佔領多區行動:要求特首下台和全國人大常委會撤回有關香港政改決定。如果到10月2日都無回應,行動就會升級,佔領不同政府機構。 看樣子,社會一時平靜不下來,再加上不懂事體的中學生罷課,大學生為民主而不怕犧牲,生怕香港不亂的黑社會渾水摸魚,香港政府不知所措,讓我們這些住在歐洲的華人非常操心。
6.22民間對政改的投票,據報道投票人數達70萬人。<br/>(亞新社圖片)
兩極之間 | 丁學良 | 14年10月06日
當前為何會出現佔領中環這類行動倡議和其他的火熱情緒?因為近20年前港人回歸時所期盼的國際大都市的普遍價值——自由、繁榮、法治、民主,他們至多只有一半,他們覺得已經等了近20年了,不應該老缺乏另一半,因此,近20年裏「一國兩制」大框架下的香港回歸,在雙方都從具體層面上摸索如何相處的路徑的同時,卻愈來愈發現雙方不是要過同一條河。摸索來摸索去,都發現自己摸到了對方的問題所在,於是就有了很多摩擦。
圖片故事 | 本社編輯部 | 14年10月05日
佔中不知不覺已持續一星期,各行各業均受一定程度的影響。不過,財政司司長曾俊華在起程前往美國出席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和世界銀行的年會前表示,相信香港人數十年來努力築下的「城牆」短期內不會倒下。社會上德高望重的人士如終審法院首席法官李國能頻頻呼籲學生撤離。浸大校長陳新滋指出,有政府高官向八大校長表明,周日「清場的機會很高」,希望校長向學生作出規勸。而佔中各個陣地亦開始討論退守金鐘的安排,一度有義工撤走,但部分示威者堅持留守。學聯昨晚與政府就政改對話展開籌備委員會會議,提出三個原則:一、對話須為多輪;二、雙方平等對話;以及三、政府須確認並執行對話的結果,唯雙方未能達成共識,但對日後對話持開放態度。雙方對話將可能成為整場運動的轉捩點。
佔中運動愈演愈烈,金鐘被癱瘓,雖然戰場在香港,然而發動戰爭的卻是隱身美國人。 (亞新社圖片)
香港第三只眼 | 彥山 | 14年10月05日
嗚呼!熱情激動參與佔中的十幾萬市民,理想浪漫的數以萬計香港大學生,還有像玫瑰,像仙人掌一般天真可愛的幾千中學生,你們或許驕傲寫下個人光輝歷史的一頁,但你們有幾個認識的誤區。
大、中學生參與罷課,冒險參與違法活動,捨身在街頭集結超過個多星期,為的是表達訴求。 (亞新社圖片)
細說文教 | 鄭楚雄 | 14年10月05日
一個和平穩定的社會,和公民是否有公平機遇參與社會活動有密切的關係。香港人期待政制開放,個人手中選舉特首的「票值」有較大改良社會的能量,隨着真普選希望的落空而迸發絕望情緒,終引致民怨大爆發。這種被意識為民眾自主自發的抗爭活動,能否解決、如何解決,和當權者是否能看清社會問題癥結所在,不無關係。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