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世鴻
中華基督教會協和小學(長沙灣)校長。1990年投身教育界,2004年始擔任校長。

學校管理分享——治鼠與治校

封面圖片:作者充當老鼠記者,為大家報道學校的治鼠過程,也分享一些管理心得。(Pixabay)
 
我校在五年前搬進新校舍,有50多位老師,雖然人多,幸好教員室不算小,所以氣氛良好,大家相處十分融洽。估不到近月來了幾名不速之客,便把教員室弄得天翻地覆,腥風血雨,人心惶惶,所謂不速之客,老鼠是也。學生最愛看的圖書是《老鼠記者》,在此,讓我充當老鼠記者,為大家報道我校的治鼠過程,也分享一些我的管理心得。
 

急老師所急

 
老師是學校最寶貴的資源,學校管理之道(一):要照顧老師的感受。早在幾個月前,教員室開始出現鼠踪,但情況並不嚴重。偶爾有老師發現枱面上的食物被老鼠偷吃了,但偷吃的情況時有時無,大家便不以為然。我嗎?校長室在地下,教員室在五樓,對我來說,那是「雲端」上發生的事情,我時運高,聽不到,看不到,還是多觀察一會兒吧!
 
沒料到老鼠的繁殖能力極高,不多久,被偷吃的情況每天都有,更有同事目擊到老鼠一家三口在教員室內遊蕩,揮之不去⋯⋯我們試過放老鼠籠和老鼠膠,效果不大。至此,教員室的埋怨聲、尖叫聲和心跳聲,聲聲入耳,女同事每天回校都忙着消毒桌面,放工時忙着收拾好自家的物品;更有一次開大會途中,有女同事聽到異響,大叫起來,坐她身旁的同工誤以為有老鼠,嚇得爭相跑出門口,差點釀成意外⋯⋯我看在眼裏,知道事態嚴重,決定急老師所急,要進行危機處理。
 

眾裏尋牠

 
學校管理之道(二):尋求支援。我們不是百事通,滅鼠方面更沒經驗,所以日常工作上遇到難題,往往要邊做邊學,請教專家。我們先找滅鼠公司報價,最平的要八千多元,最貴的要收二萬多元,只落藥,不包捉到老鼠。太貴了,又不肯定有效,只好尋求食環署支援,答案是:學校是私人的地方,食環署是愛莫能助,不過,也感謝食環署提供了不少寶貴的意見。最後,我們決定自己來捕鼠,先成立滅鼠小組,然後跟全體老師開了兩次大會,互相溝通了解,也請職工搜購物資,老鼠籠、老鼠膠和老鼠藥三管齊下,實行「不破樓蘭誓不還」,最後更訂下工作時間表——聖誕假期,沒學生,沒老師,那是最適合的殺戮時機。
 

堅壁清野

 
學校管理之道(三):尋找問題的根源。我們做管理的,要常常問自己一條問題:究竟我們犯了甚麼錯誤?老鼠滿街都是,學校五年多來都相安無事,為什麼老鼠突然會寄居在教員室?為什麼捕鼠籠和老鼠膠都沒效用呢?經過和老師、職工和保安討論後,我們歸納出一個結論,那是因為教員室太多美食了,巧克力和薯片,糖果和水果,都是牠們的至愛,加上那裡沒風沒雨,地方偌大,無疑是一個安居置家的好地方。
 
要戰勝別人,便要先戰勝自己,所以我們訂下一個共同目標——堅壁清野,所謂「堅壁」,是堅固自己的地方,即是將教員室的電線糟孔封閉,那是老鼠的日常通道;至於「清野」,是清理好現場,一件食物都不留在枱面,牠餓了,便會吃陷阱內的食物;牠慌了,便只好另覓家園。大家有了共同目標,在聖誕假前便一起將自己的物品收好,一粒食物也不容留下,大家更將枱面用膠枱布封好,為殺戮戰場做好準備。大戰如箭在弦,雙方磨拳擦掌,靜觀鹿死誰手⋯⋯
 

誰在貓的頸上掛鈴?

 
學校管理之道(四):身體力行。以前我認識一位女校長,常常稱呼她的丈夫為「校公」,其實在現實生活中,校長偶爾也要擔當校工的角色,有些事要親力親為,人家才會和你一起去衝。這件事上,我如何分工合作?首先我委任了一位驍勇善戰的男主任為「鼠王」,負責佈置這場戰役,跟着和職工談好了步驟,在何處落藥,如何確保學生安全,用甚麼食物來吸引老鼠等。
 
聖誕假期的第一天,果然用老鼠籠捕捉了一隻老鼠,我高興得駕車回學校看看俘虜。出事了!女職工說男工友都放假了,沒人夠膽處置牠,唯有⋯⋯沒辦法,做校長也要身體力行,我雖不欲殺生,但這是人類與動物共同生活的衝突,只好由我來親自處理。第二天,老鼠籠也成功捕捉了另一隻老鼠,那是常在教員室出現的「大耳朵」。我學乖了,請鼠王主任回校處理;跟着第三、四和第五天都一無所獲,我們便擴大搜捕範圍,目標是四樓和六樓的種植區,竟然在六樓種植區,一口氣捕捉了五隻小的⋯⋯
 

有危也有機

 
教員室雖然已換來多日的「零發現」,但似乎這場人鼠之爭,是一場持久戰,勝負關鍵非在於學校能否滅絕鼠群,乃在於老師能否堅壁清野,不致吸引更多一心安居置家的「移民」到來。人鼠之戰,勝負雖仍未分曉,但在這件事上,老師是齊心和堅決的,我相信大家如能同心協力,任何事情都會成功,危機往往會凝聚力量,學校的鼠禍也未必盡是壞事。
 
學校跟着要辦的事情也不少:清潔校園,封鎖所有老鼠通道,繼續搜索餘黨⋯⋯工作實在不少,但校長是一校之長,學校內的每一個問題,事無大小,校長都要正視和處理。這時我忽發奇想,《詩經》有「碩鼠」一篇,以巨鼠走進米倉,肆意進食,來諷刺當權者殘民以自肥,我的身型也不小,教員室這次鬧鼠慌,難道是上天有所暗示?
主題: 
教育 


相關主題文章

鄧兆鴻 | 教評心事
彭智華 | 教評心事
邱國光 | 教評心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