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文鴻
珠海學院一帶一路研究所所長。1992-2016年為香港理工大學中國商業中心主任,2010年兼任香港理工大學公共政策研究所所長。

重新規劃西九

封面圖片: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左)、故宮博物院院長單霽翔(右)(亞新社)
 
香港在西九文化區興建故宮文化博物館是一件大事,相對迪士尼樂園和海洋公園的主題公園,它可提升香港旅遊的吸引力,推動文化旅遊。更重要的是,香港藝術博物館的水平低下,以故宮世界一級的珍藏,當可同時提升香港社會的文化水平,使港人特別是中小學生懂得甚麼是藝術瑰寶,以及產品所蘊藏的深厚文化意義。這個機會,應是香港回歸帶來的巨大好處,也會影響深遠廣大。
 
香港有些人,從反中出發,指摘政府沒有進行諮詢,以程序因素意圖否定興建故宮文化博物館,除了政治上別有用心者心存破壞之外,其他人的批評則是倒因為果,思想混亂。
 

不可因程序否定內容

 
程序的目的是為了達成結果,避免其他不當理由、不當手段的破壞。今次事件的關鍵內容,是香港應否興建故宮文化博物館。這樣的內容,除了精神狀態不正常者,誰都不會反對。因此,政府與社會的努力應是怎樣去促成此事,消除障礙。苟或一些安排與原來程序設計不脗合,也應修改程序以遷就設館早日成功。程序不可能替代內容,甚且否定內容,尤其是內容沒有異議。政府及有關機構的做法是從設館的大前提來討論技術方法,使將來設館後開放展覽時,更方便社會大眾更好地觀看學習,以至規劃怎樣以此作為核心,來發展西九的博物館群體以及相關的文娛教育活動。
 
可惜一些媒體、群體炒作諮詢程序,不認真地監督推動政府藉此機會改變香港的文化劣勢,由此可見這些人的心態和愚昧。
 

西九規劃需改寫

 
西九文化區的規劃蹉跎歲月,十多年來毫無寸進。香港缺乏土地,竟然這麼大片位處市中心的土地可以空置多年。香港說是要發展、轉型,在後工業時代推動文化,也竟然成立了龐大的機構,耗用巨大的公帑,連規劃中大型文化設施的基建也未動工。西九變成了回歸後特區政府官僚最大失職的標誌。西九的規劃拖延這麼多年,已經失去時效,或許需要重新改寫。
 
今次西九興建故宮文化博物館,方便內地藏品來港展覽,這是香港或任何城市求之不得的大好事。故宮藏品已是世界級珍寶,把故宮館變成展覽館,可把內地眾多突出的博物館、美術館藏品借此場地來港展覽,得益的不只是香港社會。若能集中展示中國五千年以上歷史的文物藝術品,作用與影響便可與大英博物館、巴黎羅浮宮、聖彼得堡隱士廬和紐約大都會博物館在世界並列,成為高附加值博物館旅遊的吸引力所在。在香港內部,也可以推動文化藝術各種行業活動和人才培育,乃至提升香港社會整體的文化素養。
 
西九亦可以故宮館為核心,擴至建設一帶一路沿線國家與中國文化交流的文物、藝術、美術、音樂等各種展覽表演場所,增強香港文化的國際化與多元化,也為香港作為一帶一路的國際金融中心奠下深厚的文化基礎。今天的世界已不是英美文化的世界,西九文化區不能以抄襲為主,加上外國設計的建築便了事。重新規劃西九當可為香港今後再出發提供思想和動力。
 
原刊於《東方日報》,獲作者授權發表。
主題: 
政局 


相關主題文章

雷鼎鳴 | 用經濟學做眼睛, 2017特首選舉
鄭赤琰 | 政治學視野
零傳媒 | 獨家評論
駱惠南 | 股海觀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