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景祥
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在傳媒界工作逾30年,曾任職通訊社、電台、報章、網絡媒體,有豐富的編採和管理經驗。現為樹仁大學學術諮詢委員會成員,浸會大學傳理學院特邀教授。

是鬼 也是人

封面圖片:把梁游說是「內鬼」,背後有一種假設,就是當下的年輕人不可能如此堅定地推動自決、港獨(亞新社)
 
梁頌恆和游蕙禎的宣誓風波演變為人大釋法,繼而法院判決兩人喪失議員資格,其間過程有很多令人不解的地方,例如梁游為何選擇在宣誓時搞事,出事之後又死不認錯,明知可能失去議員資格仍撐到底,是何原因?很多人不明白,兩人為何不「草草」宣誓,先成為議員再謀後動?反正有四年時間「慢慢玩」。要在宣誓時宣揚港獨,定必刺激北京反彈,以釋法「消獨」;如此後果,對香港衝擊極大。
 
梁游一意孤行,令不少人懷疑他們是否故意令北京有機可乘,藉此事件釋法再收緊香港的法治空間?
 
一切又回到那個老問題:梁游是否「內鬼」?是否借「本土」、「自決」做旗幟,內裏在破壞民主運動,客觀上發揮削弱泛民實力的作用?
 
最近,連「民主之父」李柱銘也提出梁游兩人「是人是鬼」的懷疑。他在11 月17日的一個電台節目中,被問到梁游兩人「究竟係蠢,定還是係鬼?」李柱銘說他不肯定,但兩人至今都拿不出照片,顯示他們有參與過雨傘運動, 「如果你一張相都攞唔到出嚟,咁你哋點諗?」李柱銘又說,若很有誠意宣傳港獨,並把這個議題帶入立法會, 「宣誓咗,做咗啦,嗰時我至講都未遲吖」;現在梁游的做法相反,李柱銘對此感到奇怪(見「立場新聞」11月17日)。
 
CNN在11月18日訪問梁游,也問到相類的問題。CNN 記者的問題是:梁游兩人的作為,是否會擔心被指摘是幫了北京打開釋法干預香港立法會的大門,令「中國更容易干預香港」?
 

仍有不少未解難題

 
現在再談「人鬼論」,目的不在論證梁游「是人是鬼」,這樣的討論意義已不大,因為梁游兩人由議員變成「已完」,對政局再無影響力。表面看,梁游的問題已告一段落,但其實仍有不少未解難題,包括港獨思潮在年輕人中間是增大了,還是減退了?青年新政(梁游所屬的政團)受重創,但其他仍然主張自決╱獨立的青年團體,北京又有何對策?把梁游說成是「鬼」,目的其實是想把「北京干預香港」推論成無孔不入、無所不能的地步。但試想,從2014年雨傘運動至今才兩年時間,要安排兩個名不見經傳的年輕人當選議員,然後借宣誓搞局,令人大可以釋法,驅逐本土╱獨立派議員出立法會,過程何其迂迴,誰有把握作此決定?
 

「內鬼」背後的假設

 
說過了,新一代的本土派政團行事模式和「上一代」的泛民截然不同。他們跟中國疏離(甚至對抗),多獨立行事少搞聯盟;精於辯論、借媒體造勢,但缺乏執行力、拙於政策研究。這批網絡年代成長的新人類在政治上的取態和作為,很多是我們不認識及無法理解的。正如遠古年代,人不了解的物事,就附之以鬼神之說,無法求證,卻以為找到了答案,結果往往是自欺欺人。
 
把梁游說是「內鬼」,背後有一種假設,就是當下的年輕人不可能如此堅定地推動自決、港獨,他們必定另有目的、別有用心,以死硬的本土派立場,暗地裏去幹協助北京的勾當。但是從另一角度考慮,年輕一代循正途上位十分艱難,從政參加選舉是其中一條出路。後生仔也是人,參選也會有私利的考量。他們不會加入建制派,傳統泛民政黨對他們吸引力也很低——前車可鑑,民主黨和公民黨等「新一代」都在30歲以上,而且都是「老一輩」今屆引退後才有出頭天。在政治上尋出路,年輕人一定要另起爐灶,找一個他們那個年代認同的政治訴求,才能迅速打出名堂;而新一代最認同的政治訴求,當下就是本土、自決。
 
梁游雖被逐出議會,但他們的人身安全不成問題,比起第三世界國家的反對派或離心分子的遭遇,香港其實相當文明。換言之,年輕本土派參選的機會成本比起其他落後國實際上是偏低,而且他們看準了北京會不惜一切打擊本土派,令他們的「國際知名度」可以迅速提高。在「鬥爭策略」而言,梁游的所作所為不難理解。

 

關鍵要看有多少港人認同

 
行政會議召集人林煥光形容港獨是「虛妄議題」,呼籲不要浪費時間討論……歷史上任何新冒起的政治思潮,有哪一種在初起階段不是虛妄的?關鍵還是要看自決╱獨立的主張有多少香港人認同。從民調結果(中大民調15至24歲組群支持港獨比率近四成)和今屆立法會有六名打着「本土」、「自決」口號的成員當選,港獨雖然「虛妄」,但已在政治上發揮影響力。借助北京釋法,可以驅逐梁游出議會;但要把自決╱港獨思潮清除,仍得靠香港人自己努力!
 
原刊於《明報》,本社獲作者授權轉載。
主題: 
政局 


相關主題文章

駱惠南 | 股海觀瀾
楊錦麟 | 錦麟觀察
曾國平 | 免費早餐
丁望 | 今天與時光隧道
香港革新論 | 香港革新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