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景祥
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在傳媒界工作逾30年,曾任職通訊社、電台、報章、網絡媒體,有豐富的編採和管理經驗。現為樹仁大學學術諮詢委員會成員,浸會大學傳理學院特邀教授。

香港也會出個特朗普?

封面圖片:特朗普當選,是繼英國公投脫歐之後另一隻「黑天鵝」。(Pixabay)
 
朋友圈中,很多都關心美國大選、對候任總統特朗普「說三道四」,非常「肉緊」;更多的是事後孔明,分析為何希拉莉以大熱姿態卻黯然落選。但其實,美國人選總統跟我們有什麼關係?說特朗普的政策會影響中國從而波及香港,也是十分間接的事。留意這場選戰,是因為民主選舉就如跑馬,過程牽動着群眾的情緒,未到點票最後一刻,大家都不知鹿死誰手;相反,一個小圈子選舉(港人應該熟悉的)早就知道結果,投票只是走過場,試問又有什麼看頭!
 
美國總統選舉值得注意的,是結果可以反映人心所向,從中窺探政治氣候和社會思潮的變化。雖然美國總統選舉只是美國人投票,但「美利堅」作為世界之都、國際政經中心,其大選結果包含的信息,正如美國價值觀,都有「指導世界」的參考作用。
 
特朗普當選,是繼英國公投脫歐之後另一隻「黑天鵝」。他勝出的結果公布後,一地都是專家的眼鏡;不少賽後分析雖說得頭頭是道,但所謂專家在這次總統選舉的預測錯得太離譜,事後分析因此令人半信半疑。不過有一點可以肯定,特朗普上任之初,美國以至全球政局都有一段不明朗期,因為特朗普完全沒有從政履歷,外人對他的政治理念和管治作風一無所知,根本無從分析,更遑論要作預測。市場最怕不明朗,而「特朗普現象」在美國政治史上從來沒出現過(一個貨真價實的政治素人當總統)。單是這個原因,國際政局、環球經濟以至地緣政治都會充滿不確定性;是好是壞,大家都只能走着瞧。
 
有評論說,特朗普勝出,反映了美國人厭惡傳統權力精英的情緒。從特朗普在競選期間不斷嘲諷共和民主兩黨的大老級人物而仍然得到民眾支持,表面上此說應該成立。然而好友傳來一篇網上文章,分析這次美國大選數據,反駁了所謂「草根顛覆精英」之說:文中引述的數字顯示,收入在五萬美元以上支持特朗普的美國選民多於支持希拉莉,收入在五萬美元以下的支持希拉莉的更多;至於收入在20萬美元以上的,兩人差距不大。數字說明,所謂「特朗普受到草根力撐」的說法不能成立!
 

意見領袖左右不了選民 傳統媒體失效

 
分析選民數據,應該要做更多工夫。然而美國選民抗拒權威的逆反心態,卻可以從另一角度觀察,就是傳統的意見領袖左右不了選民的取捨。特朗普在美國的精英圈中被視為粗鄙、狡詐,主流媒體對他毫不客氣,認為他只是個小丑人物。10月6日 The Wrap 網站刊出一篇文章「Donald Trump Makes History With Zero Major Newspaper Endorsements」,沒有一張主流報紙支持,卻完全影響不了選情;相反大報如 USATODAY 打破34年傳統,呼籲選民不要把票投給特朗普,《紐約時報》又公開支持希拉莉,但同樣發揮不了任何作用。
 
傳統媒體失效,向來受人敬重的學術精英同樣影響不了選民:11 月1 日《華爾街日報》刊登了包括8 位諾獎經濟學獎得主在內的370 位經濟學家聯署的一封公開信,呼籲選民不要投票給特朗普。經濟學家列出了13條理由,力陳特朗普對美國是危險的、破壞性的,如果他當選,美國的制度、經濟機制、國家繁榮都會岌岌可危。很明顯,選民並沒有接受這批經濟學者的忠告!
 
美國主流傳媒一面倒支持希拉莉,令人忽略了另一家「媒體」:維基解密披露的大批秘密郵件,揭露了希拉莉的「七宗罪」,包括踐踏西班牙裔移民、穆斯林、華人、天主教徒等,又揭出了克林頓基金與中東金主的利益糾葛,希拉莉私下討好華爾街大享、收取高額演講費等等。這次總統大選傳統美國大媒體並沒有「爆」過什麼大新聞, 「堅料」都來自屬於另類媒體的維基解密,說明媒體仍然發揮作用;但有殺傷力的,是維基所代表的反建制、反權威的媒體!
 
特朗普政綱的另一特色,是反全球化、反開放市場和自由貿易,投票給他的選民因此多來自白人「藍領」——沒有受過大學教育的白人中,支持特朗普的高達67%。
 
香港很快就會進行特首選舉。這場選舉會否「生」出另一隻「黑天鵝」?受特朗普啟發,有沒有來自商界的政治素人出來參選,打破特首選舉的悶局?商界背景但走基層路線、高舉「本土主義」(反移民、向入口貨徵重稅),這樣的候選人可以在美國勝出,我相信他╱她當選特首的機會也很高。
 
原刊於《明報》,本社獲作者授權轉載。
 
主題: 
政局 


相關主題文章

雷鼎鳴 | 用經濟學做眼睛, 2017特首選舉
鄭赤琰 | 政治學視野
零傳媒 | 獨家評論
駱惠南 | 股海觀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