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社編輯部

致力提供開放而靈活的優質高等教育 助青年學生各盡其才

封面圖片說明:黃玉山,香港公開大學校長,港區全國人大代表,1979年獲得加拿大麥基爾大學植物生化學博士學位,並分別於2006年和2009年成為英國生物學會院士及香港科學會院士。
 
採訪、整理:吳婷、張力瑋、段肖陽
 
黃校長多年來在香港多所大學從事教學、研究及行政工作。此外,他一直致力於參與香港基礎教育的政策制定、高等教育制度的發展等工作,曾任香港課程發展議會主席(2001-2007年)、香港教育統籌委員會委員(2001-2007年)、香港大學教育資助委員會委員(2005-2011年)、香港學術及職業資歷評審局委員(2003-2007年)。

關注職業教育、教育公平和遙距教育

 
問:作為港區全國人大代表,今年兩會你最關注的問題有哪些?
 
黃玉山:在教育方面,我主要關注的有三個方面。
 
第一,職業教育。當前,職業教育並不很受重視。應改變人們對職業教育的看法、更加重視職業教育,如通過宣傳、介紹職業教育對社會的重要性等措施幫助人們改觀。在德國,職業院校的畢業生跟普通高校畢業生的能力相當,甚至有時候更強,我們也應建立這樣的觀念。此外,對於他們的待遇、在社會中所扮演的角色,都要給予充分肯定。這樣,職業教育才會受到家長、學生的重視和青睞。
 
第二,教育公平。「十三五」規劃很重視教育公平,指出要增加貧困地區學生進入重點高校的機會。這是體現高校教育公平很好的做法,但我個人認為實效還不是很大。因為相對而言,能夠進入重點高校的貧困地區學生畢竟是少數,而且這些學生畢業之後也不一定會回家鄉發展,對於改善落後地區的發展沒有很大的促進作用。政府應該投資物力、人才到偏遠地區,在那裡創建地方院校。這些院校可能沒有重點高校那麼好,但可以實實在在地培養當地人才,畢業生也更容易留在當地,服務當地發展。
 
第三,遙距教育和線上教育。「十三五」規劃提出要把中國創建成一個終身學習型社會,開展遙距教育和線上教育。香港公開大學既有面對面的全日制課程,也有遙距教育課程。我們希望發揮公開大學在遙距教育方面的一些經驗,幫助邊遠地區的學生持續接受教育,達成建立學習型社會的遠大目標。遙距教育特別適合面積較大的國家或地區。對於促進中國內地偏遠地區、中西部地區教育的發展而言,遙距教育是一個投資相對較小、實效較大,且比較容易實現的方式。
 

遙距學生也獲學歷認可

 
問:香港公開大學是香港第一所採用這種遠距離教學方式的大學,能否談談貴校在這方面的情況?
 
黃玉山:公開大學的遙距教育模式當時主要是參照英國公開大學建立起來的。英國公開大學已有幾十年的發展歷史,在遙距教育方面取得了較大成就,受到國內外較高的認可,所頒發的學歷水準和普通大學一樣,而且政府對其也很重視。香港公開大學的遙距教育與內地的有一些不同,主要體現在三個方面。第一,大學的課程把控和要求比較嚴格,由大學和香港多所大學的教師參與設計和教授。第二,大學設有導修課,學生可以在週末或晚上回校導修,接受教師輔導。第三,我學考試嚴格,寬進嚴出,在學生入學方面幾乎沒有限制,但通常都需高中畢業;畢業需參加考試,且會邀請校外委員參與評審,因此大學畢業生若想繼續深造,去研究院,其學歷和學位都是獲得認可的,和普通大學的學生一樣。
 
問:慕課(MOOC,Massive Open Online Course)的快速發展對高等教育產生了越來越深刻的影響。香港公開大學是香港首所主要採用遙距教學方式的大學,是否有這方面的戰略計畫?
 
黃玉山:慕課(MOOC)是新生事物,將來是否會成功,還要拭目以待。慕課(MOOC)跟遙距教育有一點像,但也不完全像,有其特點。慕課(MOOC)存在一定的局限。第一,不是很正規的、有資歷的培訓,內容較鬆散。第二,沒有相應的考試,無法評估學生學得如何。第三,學生中途退出率較高。不過,我認為這是很好的嘗試。香港公開大學也在制作一些慕課(MOOC),但規模不是很大。因為我們是自負盈虧的學校,負擔不起,而像哈佛大學等名牌大學有很多很好的資源。我覺得可以探索下如何把慕課(MOOC)和遙距教育結合起來。
 
問:你對內地實施遠距離教學有什麼建議嗎?
 
黃玉山:我認為,認可度不高是內地在這方面面臨的最大挑戰,這可能與相關考試不夠規範、不夠嚴格有關。內地的高等教育規模很大。相應地,學生也處於不同層次,其中能力較強的會進入大學學習,而無法進入大學的人可能會選擇進入遙距教育學校,那麼,其學業成績能否獲得認可就是一個關鍵問題。從國家的整體發展來看,遙距教育的學生也應獲得一定的學歷認可。內地地域比較廣、情況較複雜,不能一刀切,各類教育的學歷層次可以因其水準而定,但都需要一個嚴格的制度,讓不同的人各盡其能。獲得了認可,接受遙距教育的學生會更加自信,對邊遠地區的教育可以發揮促進作用。因為從邊遠地區去大城市接受高等教育的學生畢業之後不一定會回去發展。接受遙距教育的學生不一定就不優秀,有些學生高中畢業之後因為種種原因沒能進入大學,工作之後再接受遙距教育,可能會很勤奮、可能做得更好,加上又有工作經驗,其整體素質不一定會比大學生差。
 

香港全方位教育改革的現狀

 
問:香港從2000年開始推行教育改革,你能否總結一下香港這十幾年來的教育改革所取得的成就?
 
黃玉山:香港的這次教育改革是全方位的,包括從基礎教育階段到高等教育階段的整個學制改革,內容包括制度改革、課程改革、招生改革、考試改革等,由香港教育統籌委員會推動。
 
高等教育階段的改革是比較明顯的。一直以來,香港的大學是三年制,即學生需讀5年中學,接着讀2年大學預科(也稱為中學六、七年級),之後進入大學。在中學六、七年級,學生會接受很多基礎的課程學習,如化學、物理、數學等,進入大學之後學習專業課程。而且,之前大學的專業課是一種結構性的課程,沒有太多選擇。改革以來,大學變成了四年制,第一年的課程不太強調專業性,學生在第一年可以先瞭解學校的情況,之後可以根據自己的興趣對專業再進行調整。此外,學制變長,課程安排也相對寬鬆,學生可以多參加實踐活動、參加國外交換活動等。我覺得這是很好的改進,當然也帶來了新問題,如學生入大學的年齡比之前小,不夠成熟;教師抱怨學生的基礎課學得不夠好等。
 
之前,學生在中學五年級和七年級需參加公開考試,壓力很大。改革之後,學生只需在中學六年級參加一場公開考試,考完就進入大學,類似於內地的高考。在課程方面,也進行了一些改革。此次高中課程改革主要基於以下幾個方面,即要使中學的學科更寬廣、解決文理過早分科的問題、解決之前學科交叉不足的問題等。改革之後,在新的中學課程中,有4門科目屬於必修課,即中文、英文、數學、通識教育,這4 門科目也是高中的核心科目,剩餘的就是選修課程,學生可以選2-3門感興趣的選修課程。改革以來,也出現了一些問題。
 
第一,設置通識教育課程的目的本是讓文科學生學習一些理科知識、理科學生學習一些文科知識,做到文中有理、理中有文,但是該目標並未得到實現。最終,通識教育課程變成了議題式的、會議討論式的課程,很多課程內容是教師直接從報紙上摘來的,沒有使學生獲得嚴格的學識基礎和知識基礎。我認為造成這個問題的一個重要原因是缺乏很好的教材。有人認為,通識教育只重視學生能力的培養,不談知識和價值觀,這是不對的。
 
第二,選修科目的設置使有些學生只選其中的一、兩科,知識面變窄了。因為學生為了公開考試,少選選修科目就不那麼辛苦,學好核心科目就可以進入大學。以上是我認為此次中學階段改革的不足之處,出發點是好的,最終結果不太理想,值得反思。反過來也有做得好的地方,例如,教育內容比之前更寬廣,學生思想更開放、敢於表達自己、熱愛探究等。
 

頂尖大學需多方面的沉澱和積累

 
問:今年兩會有人提出大學「雙一流」建設。香港有幾所大學在比較短的時間就成為世界比較頂尖的大學。對此,你如何看?
 
黃玉山:其實我認為,中國已經有一流大學和一流學科了,如北京大學、清華大學、復旦大學等。大學排行榜存在不客觀、不科學之處,很多流於商業化。香港是國際社會,彙聚中西文化,容易受到西方的青睞,因此香港高校的排名也比較靠前。隨着中國的強大,北京大學、清華大學的國際聲譽也提高了一些。因此,我認為,對於排名,不需要太緊張、太計較,應切實提高教育品質。
 
大學的成型或者成名需要積累、沉澱,除了科研成績的積累,還要有人文方面的積累,形成自己的性格。
 
(請按下一頁繼續閱讀)
主題: 
教育 


相關主題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