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家駒
2000年退休後,全身投入推動社會企業發展,為香港社會創業論壇創會主席、黑暗中對話香港有限公司聯合創辦人、香港特區政府社會企業諮詢委員會委員。現為仁人學社的創辦人及首席導師。

如何當社企的天使投資者

最近十年來,香港社會企業的發展頗為迅速。根據不完整的統計,目前大約有500多家社會企業,其中百分之70左右是慈善團體通過申請政府資助而創辦的社會企業,其餘由私人出資創辦。雖然後者暫時仍屬少數,但整體來說,它們比政府出資興辦的社企更有市場競爭力,更具創意,更有機會達致自負盈虧。事實上,放眼未來,私人出資興辦的社會企業將會是香港社會企業發展的重要基石。
 
本人出身商界,2000年開始退休,在外國旅遊時首次接觸到社會企業,驚為天人,眼界大開,第一次親身體會到「坐井觀天」的含意。於是憤然「惡補」,通過種種媒介及渠道去了解這個席捲全球的運動,並積極在香港及內地推廣這新生事物,至今已編著了八本關於社會企業及社會創新的專書。
 

投資社企

 
同時,本人亦參與創辦及投資社企的工作。2008年,與張瑞霖一起創辦了黑暗中對話(香港)有限公司,19名股東一共集資港幣560萬元。2009年,以天使投資者身分,投資在以推廣公平貿易為使命的公平棧,同年又參與豐盛社會企業有限公司的集資計劃,成為小股東。2012年,與九位友人一起集資創辦仁人學社,至今已頗具規模,並已產生一定的社會效應。
 
這些經驗令我感到投資社企大有可為,而且應該鼓勵更多人參與。四年前,與一班友人創辦了社企投資會(Social Investors Club),一共十人,大約半數有銀行或財務管理背景,另一半則有社會服務或社會企業的經驗,每人出資港幣10萬元,共集資100萬元,專門用作投資在社會企業。
 
本來有這樣一群人走在一起,簡直是夢幻組合,哪知公司運作了兩年,竟然一個投資項目也做不成。其實我們考慮過30多個項目,由十個股東組成的董事會,只需70%的票數便可通過,但始終沒有一個達致我們的要求。結果兩年後,決定將公司解散,各人取回投進的資金。這是本人過去十年最大的挫敗,亦是用了最多時間及精力而全無成效的項目。
 

為何當年毫無成效

 
首先要指出,社會上對我們服務的需求確實異常殷切。事實上,說起來難以置信,香港號稱是一個國際金融中心,資金充裕,大大小小的集資活動無日無之,數以10億元計的融資項目司空見慣,但一般的初創社企,想獲得數10萬或1、2百萬元的資金卻苦無門路,連一個中介機構也付諸闕如,何以專志向社會企業提供資金的社企投資會卻不能成功運作?
 
坦白說,本人亦感到萬分意外,究其原因,有下列數點:
 
一、社企投資會的主要對象是初創社企,需要的是天使資金。但通常天使資金的提供者是個人,可以自我評估風險,憑一己之經驗、興趣及判斷來作投資決定,基本上毋需向他人負責或解釋。總之,是極其個人的行為。但我們以十個人組成的社企投資會來作天使投資,實在是目的與工具嚴重錯配。
 
二、我們十人背景各異,各有專長,特別有一半成員具金融財務背景,本來是天作之合。奈何在天使投資一事,人多不好辦事。每一項目都花上大量時間去搜集資料,深入分析,反覆論證,往往數十萬元的投資決定把它當作數以億計的項目來評估。費時失事之餘,還把風險無限擴大,導致所有項目都變得缺乏吸引力,兩年都找不到一個看得上眼的項目。
 
三、另一個關鍵因素,就是不能在「投資後跟進方式」上達致共識。大家都明白投資項目一定有風險,投進資金後必須有適當的跟進行動,但如何去提供協助及指導卻莫衷一是。這是個很現實的問題,因為要降低風險就得投入相當的時間及精力去協助創業者。但由於我們十個人都缺乏這方面的經驗,亦說不準怎樣做才有效,也弄不清應由誰去做,結果導致投資決策過於保守,終於沒有一個項目可以過關。
 
以上寫來看似輕描淡寫,但其實是相當痛苦的經歷。十個人滿腔熱情,願意出錢出力來投資社企,到頭來卻一事無成。箇中滋味,簡直難以形容。而且我們的努力,廣為人知,媒體也多次報道,結果失敗收場,很多友人都覺得足以為戒,認為投資社企是件吃力而不討好的事。我們的社企投資夢,不但沒有預期效果,反而產生不良效應,令我們感到極度遺憾。
 

痛定思痛 東山再起

 
2015年初,本人決定重新構建社企投資會。
 
第一次的社企投資會雖然未能成功,但初創社企對天使資金的需求未有改變。而且由於近年來私人創辦的社企愈來愈多,這方面的需求更形殷切。
 
經歷過小集體扮天使之失敗後,曾經有一個想法,就是放棄社企投資會的形式,改而鼓勵個別人士自己當天使投資者。這看似是一條出路,但其實卻不大實際。關鍵不在於資金,而在於如何跟進投資後的工作。一般企業的天使投資者,通常都是有相當經驗的商界人士,他們可能曾經創業,或有豐富的營商經驗,他們提供了天使資金後,雖然一般都不會深度介入業務運作,但起碼可以運用自己的經驗、專長、網絡等提供一些指導或協助。
 
但投資在社企情況便很不同。由於社企是新生事物,即使有豐富商業背景的人士也大多不了解社企的性質及獨特挑戰。即使願意提供天使資金,也往往不知應如何指導及協助初創社企。假若生硬地套用一般企業的做法,可能更弄巧反拙。正因如此,過去數年來本人大力鼓吹社企投資者的理念,都沒有得到任何反應。
 
今次捲土重來,重新構建另一種形式的社企投資會,就是針對市面上這種供求失衡情況:需求不斷增加,供應(天使資金)嚴重不足。
 

嶄新安排

 
有了上次失敗的經驗,這次的嘗試作了很多重大的改變,只是保留了社企投資會的名稱。以下是最新的安排:
 
一、有限公司註冊——與上次一樣,依舊採用有限公司註冊。
 
二、股權結構——與上次不同,本人將會長期佔50%股權,其餘的50%由其他股東平均分享。上次我們十個股東,重要決定需要70%同意才能通過。這次規定重要決策只需簡單大多數便可通過。但為了避免本人因為佔50%股權而可以輕易左右決策,本人與其他股東都是一人一票,不以所擁有之股權為依據。意思是重要決定需要所有股東以人頭計簡單大多數通過,而不是本人加另一股東便可。這個安排的好處,是可以讓決策過程更迅速、靈活,比較接近個人天使投資者的決策過程,本人願意承擔較大財務風險。
 
三、股東背景——有了之前的經驗,今番選擇股東更小心謹慎。基本上所有股東都需要參加過有系統的社會創業培訓(例如仁人學社舉辦的為期三個月之兼讀課程)。這保證大家對社會企業的性質及挑戰有比較共通的認識,討論投資項目時能夠更客觀地評估風險及社會效應。
 
四、精益創業(Lean Startup)方法的掌握——本人這次有勇氣重新啟動社企投資會,與精益創業方法的出現有直接的關係。這套創業方法在2011年由一本在美國出版的著作所倡導,書名就是「精益創業」,這本書有着劃時代的意義。簡單來說,假若一般創業的失敗率是90%,掌握到精益創業方的創業者之成功率可以超越70%,兩者有天淵之別。因此目前在世界各地已掀起了一場精益創業運動。成為社企投資會成員的一個重要條件,就是要掌握精益創業的方法。這有兩個主要作用:
 
  1. 運用這個方法來評估投資項目特別有效;
  2. 投資後的跟進工作亦需要運用這方法來進行。
 
五、初創社企必須掌握精益創業方法——我們考慮投資的項目中,創業者必須證明他們懂得這套方法。假若他們未聽過或未掌握,我們會鼓勵他們先學習再來找我們。這一點異常重要,簡直成為了社企投資會能否成功的關鍵所在。
 
六、超越資金——我們提供的絕非只是資金,而是資金加上協助創業者成功的一切支援。「一切」好像說大了一點,但我們確實打算盡一切可能的方法去協助創業者成功。原因很簡單,一般的風險投資十個項目中有一個跑出便可以有可觀的回報。社企的情況完全不同。我們投資在社企,每一個項目都要成功,所以我們有莫大的動力去協助他們。我們發覺,大多數的創業者需要的不單是資金,而是其他種種難以全面羅列的支援。
 

資金來源

 
社企投資會的資金來源有三,包括
 
一、股東的資金——最初可以是每人5至10萬,本人投入的相等於所有其他股東的總和。隨着業務的擴大,可逐步增加。
 
二、額外添加(Top Up)——就每一個別項目,無論社企投資會決定投放多少資金,個別股東可以選擇額外添加。例如,投資會決定投資20萬,個別股東可添加10萬或50萬。因為每一股東的興趣、專長、經驗、經濟條件不一樣,這個安排可以有更大的靈活性。
 
三、共同投資——每當投資會覺得一個項目值得投資,我們可以邀請相熟的朋友作為「共同投資者」(co-investors)。基本上,我們已做了所有前期評估工作,這些共同投資者只是提供資金,也不需要負責跟進事宜。他們參與投資,我們會收取5%的服務費。我們估計,這種投資機會肯定大受歡迎,因為在香港有興趣及「閒餘」資金投資在社企的大有人在。
 

牛刀小試

 
社企投資會於今年初完成公司註冊,已投資了一個項目,另外兩個亦已完成評估,只待進行最後確認手續。三個項目一共涉資約100萬港元。相對於上次的投資會兩年都未有落實一個項目,今番六個月內便已有三個項目,成績也算差強人意。接着的挑戰,是盡力提供支援,讓這三個項目可以早日做到自負盈虧及產生社會效應。
 

結語

 
香港與內地的社企營運生態有很大的分別。但有一些基本的情況,又極其相似。例如:
 
  1. 初創社企需要天使資金;
  2. 天使資金的性質必須是投資或貸款而非贊助或捐贈;
  3. 社企的天使資金需要由類似社企投資會的機構來提供,而非單槍匹馬的天使投資者;
  4. 初創社企最需要的並非資金,而是一切協助他們創業成功的支援;
  5. 「精益創業」這套創業方法對創業者與投資者同樣重要,非掌握不可;
  6. 投資社企,知易行難,但有絕對及迫切需要⋯⋯。
 
本人兩度創辦社企投資會的正反經驗,希望可作為內地有心人士他山之石。
 
至於內地城市是否可以創辦類似社企投資會的機構?答案是肯定的,但挑戰會很大。創辦者必須有很大的決心及能耐,第一件需要做的事是投資在自己,掌握精益創業的方法,然後可以考慮前來香港,與我們社企投資會的創辦者交流經驗,本人亦樂意提供意見,以及一切助你成功的支援。
 
事實上,我的夢想是:類似社企投資會的組織在全國遍地開花。
 
主題: 


相關主題文章

黃元山 | 投資通識
胡孟青 | 青出於藍
黃健明 | 珠海商評
胡孟青 | 青出於藍
李漢祥 | 人事擂台